我的娇妻

典心

首页 >> 我的娇妻 >> 我的娇妻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重生反派女boss 离婚365次 女神的烦恼 名门暖婚:纪少有点甜 娱乐圈bug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别来有恙 好想住你隔壁 邪少的贴心冷秘 闪婚厚爱:墨少宠妻成瘾
我的娇妻 典心 - 我的娇妻全文阅读 - 我的娇妻txt下载 - 我的娇妻最新章节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

第十章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我爱你。

热汤咕噜咕噜,在炉上冒泡。

只要和她说这三个字就能搞定?

这几天以来,他始终在思考著这个问题。

萝卜、排骨在汤里交互翻滚著。

窗外花田里的花,在阳光下迎风摇曳。

江震拧著眉,对屋外的春光视而不见,只是拿著汤勺舀起锅里的萝卜、排骨,眯眼瞧著。

这到底是烂了没?

他伸手抓起一块,想塞进口中,可才抓起来没两秒,就烫得将萝卜甩了出去。

「Shit!」

他咒骂一声,甩著手指,看著硬邦邦的白萝卜滚出窗台,投奔自由去了。

他抓著汤勺,正要转身去洗手,冷却一下被烫著的手指,挂在腰间的手机,却在这时响了起来。

「喂,我是江震。」

「阿震——」

静芸惊慌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却又突兀的被中途截断。

他全身紧绷,跟著听见一个低沈的男声,冷酷的说著。

「江副队长,限你二十分钟内自己到山上废弃的花房来,不准带枪、不准报警、不准开车,我要是看到有其他人,你就等著替老婆、孩子收尸吧!」对方话一说完,立刻收线。

妈的!

他认得这个声音。

这个声音,属於一个名叫黑虎的重大罪犯。那人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杀手,第一次落网时,就是被他逮著的。那次,他废了黑虎一只眼睛,那家伙一直记恨在心。

两周之前,黑虎跟著其他罪犯,一同越狱逃走,却在警方追击时,中枪落海,警方研判若不是伤重不治,就该是活活淹死了。

看来,警方研判有误。黑虎还活著,不但活著,他还绑走了静芸!

虽然知道,自己不可能听错静芸的声音,他还是立刻打电话给向荣。

「向荣,静芸在吗?」电话一接通,他劈头就问。平常这个时候,静芸都会到向家的批发处去帮忙,顺便到花田散步运动。

「她一个小时前就回去了,你没看到她吗?」

「没有。」他喉咙紧缩发乾。「她一个人吗?」「对。」向荣开始察觉,事情有些不对劲。「需要我派人去找她吗?」「不用,她可能是绕去买东西了。」江震冷静的回答。「我去接她就行了,谢谢。」该死,他太轻忽了!

他以为在这个镇上,她该是安全无虞的,却没料到还是出事了。

江震关掉瓦斯,将手机挂回腰间。虽然身上已藏了一把随身匕首,他还是快步走回房里,从行李中再抽了把匕首,藏在腿上。

花房远在山腰上,就算开车也要十几分钟。

时间不够了,他没空再多做查证,也不敢冒险通知其他人。黑虎既然能绑走静芸,就不能排除,他可能也在向家的某个角落,装了窃听器。

江震只能尽快赶上山去。

天空的太阳,无情的散发灼人热力。

三公里。

他已经跑了三公里,还有一公里。

黑虎不准他开车上山,为的就是要消耗他的体力。因此,虽然心急,虽然早已汗流浃背,江震还是维持著不疾不徐的步调,在山路上跑著。

他不敢多想静芸的处境,只是竭力保持冷静,在脑海里重新回忆黑虎的资料。

黑虎姓王,佣兵出身,擅打游击战,且枪法神准。

那家伙身上一定有枪,他得先解决那把枪才行。他现在只希望,黑虎手上没有更强的武器,也没钱找到更多杂碎来帮忙。

山路的尽头,出现一栋早已废弃的花房。

江震放慢了速度,在花房前停了下来。

等候多时的黑虎,一瞧见他出现,立刻抓著被塞住嘴巴的静芸,慢慢走了出来。

「副队长,麻烦你,先把身上的刀子,慢慢丢到地上。」黑虎用枪口抵著静芸,让她挡在身前。「你不要想搞鬼,我这人胆子不大,要是受到什么惊吓,恐怕会失手,在你老婆漂亮的小脑袋上开个洞。」静芸挣扎著,极力想撇开头。但是,那个坏蛋却用手勃著她的脖子,紧得她都快无法呼吸了。

看见她痛苦的表情,江震双眼一眯,抽出腰间的刀子,乖乖丢到地上。

「踢远一点。」黑虎收紧手臂,冷声斥喝。

江震依言,将脚边的刀子踢到草丛里。

「很好、很好。」黑虎满意的笑了起来。

「你想怎么样?」

「想怎样?」黑虎将枪口一转,对著江震,咬牙切齿的说:「你毁了我一只眼睛,就该拿命来赔——」眼见江震手无寸铁,而坏蛋又即将开枪。静芸心里急坏了,她想也不想的,就用力往後撞去。

黑虎万万没想到,这个柔弱的小女人,竟敢反抗他。从绑架她到现在,他对她始终太过轻忽,这不要命的一撞,还真把他撞得失去平衡。

撞击的力道,让两人同时跌在地上。

砰!

枪声在她耳边爆裂,巨大的声量,轰得她头昏眼花。她一时之间,听不见任何声音,只觉得下腹一阵抽痛。

静芸呻吟著,双手捧著肚子,跌跌撞撞的想跑开,却无巧不巧的,踢到落在地上的枪。那把枪被她一踢,就飞了出去,掉进一旁的山崖去了。

「他妈的!」

那声愤怒的叫骂,吓得她匆忙回身。只见黑虎原本握枪的手,此刻却钉入了一把刀,刀柄上还缀著一朵蕾丝小花。

怒极痛极的黑虎,吼叫著拔出刀子,鲜血不断从掌心涌出。他神态凶狠、眼神疯狂,一步步朝她逼近过来。

前有恶人,後有山崖,她只能往废弃的花房里跑。

黑虎正要追去,却听身後传来江震冷酷的声音。

「黑虎,你只能对付女人吗?」

那声音靠得太近,近到只在他身後!

黑虎寒毛直竖,握紧手上的刀,立刻转过身来,面对江震,狠狠的骂著:「妈的,想找死,老子就成全你!」一道银光,朝著江震挥来。

他矫健的一低身,还捏紧拳头,朝黑虎的腹部,痛揍了一举。

黑虎痛叫一声,不甘示弱的反手一刀,就在江震的肩背上,划出一道长长的血口子,鲜红的血,瞬间染红了江震的衣裳。

花房外头不断传来打斗声,加上腹部一阵阵的抽痛,静芸不敢再跑,只能停下脚步,拉掉塞在嘴里的布条。

她冒著冶汗,忍著疼痛,躲在废弃的花房里,满脸担忧的往外瞧。

阿震手无寸铁,那男人手上却有阿震的刀,几次交手下来,虽然那坏蛋被揍得很惨,但阿震身上也挂了彩,多了奸几道刀伤。

他每次被划上一刀,她的心就抽痛一下,却下敢喊出声,深怕她的声音会让他分神。

从头到尾,她就只能一手紧捣著嘴,一手覆在肚子上,含泪努力祈祷。

拜托、拜托,不要让阿震出事……

拜托、拜托,不要让宝宝出事……

就在这个时候,缠斗中的两人分开。两人喘息了几秒,黑虎率先发动攻势,再度挥出一刀,却被江震轻易闪过。

接著,江震踢出一脚,正中黑虎的心口。

空气中传来骨头碎裂的声音,黑虎往後摔跌出去,却跌到一根弃置在路边的锈锄头上。废铁穿胸而过,他哼都没哼一声,就当场断气了。

江震走过去,一脚踏住黑虎的右手。

「这是我的东西。」他弯身将匕首抽回,插进刀鞘里,这才回身走向花房。「静芸?你在哪里?」「在……在这里……」

她伸出手,费力的喊出声,声音已经很微弱了。

江震心头一惊,连忙奔进被烧毁的花房里,瞧见她脸色惨白,额冒冷汗的捧著肚子,蹲缩在墙角。

「怎么回事?」他蹲了下来,大手有些微颤,轻抚著她的脸,拨开她脸上汗湿的发。

「我……我我……肚子……好痛……」她抬起头,含泪看著他,颤抖的喘著气。「好痛……刚刚……跌倒了……孩子……好痛……」肚子好疼,她已经疼得语无伦次了。

「放心,不会有事的。」他试图保持冷静,语音却有些发颤。他掏出腰间的手机,却发现经历那番打斗,手机早已毁损得不能使用了。

「阿震……」静芸痛得掉下泪来。

「没事的,别担心。」他扔掉手机,将她拦腰抱起,坚定的低语。「我马上带你去医院,我不会让你有事的。」话还没说完,他就抱著她往山下走。

「不要……阿震……你受伤了。放……放我下来……」「只是皮肉伤,没什么的,乖,你别说话,别担心,医院马上就到了。」「可是……啊!」另一阵疼痛传来,静芸缩在他怀里,抚著肚子忍耐著,等著阵痛过去。

该死,太早了,她会流产的!

江震脸色发白,加快了脚步,抱著她下山。他不敢用跑的,怕会让情况更糟。

静芸因为疼痛,无法再抗议,只能冒著冷汗、捧著肚子,将小脸埋在他染血的肩头里。

日正当中。

蓝天白云下,他能清楚看见,山脚下平和的城镇,但平常短短十几分钟的路程,在此刻看来像天涯海角般遥远。

江震心急如焚,紧抱著怀里的静芸。他的手在抽筋、脚在抽痛,浑身上下都是汗和血。

她其实不重,就算怀了孕,也不过五十几公斤。他曾负著这样的重量走上几公里,但那是背在背上,而不是捧在怀里。

现在的他,刚跑完一段山路、历经一场生死之斗,加上又受了伤,肉体的疲累与痛苦,同时折磨著他。但是,他不敢冒险留下她,独自去求援,更不敢在这时候放下她。

温热的液体,透过她的衣裙,沾湿了他的手臂。

她开始流血了!

静芸颤抖著抬起头来,脸白如纸、泪如泉涌,虚弱的开口。「阿震,你别再走了……放我下来……别走了……」他抿唇不语,非但没有停下,反而开始加快速度,在山路上奔跑。

「阿震……」她啜泣著,揪著他上衣。他的血染红了她的手、她的衣服,刀伤不断、不断的渗出血来。她看著那张苍白的俊脸,知道他的双手,一定好痛好痛。

「不要再跑了……阿震……别跑了……你会死掉的……阿震!」她哭著求他。

腿间的温热渐次漫开,她的血染湿了裙子,混合著他的血,沿著他的手臂滴下。他不理会她,只是加快脚步,一路往山下的医院冲。

就算保不住孩子,他也要保住她,他不要失去她、他不能失去她……长久以来,他一直是一个人,但她意外的闯进他严密防守的心墙,在那黑白冷酷的地方,用她的笑容和甜美,丰富了他荒芜的人生。

他不愿意再面对那空寂的屋子,就算他的双手会就此残废,他也不愿意放开她!

毒辣辣的烈焰当空,将柏油路晒得发烫、热气蒸腾。

他汗如雨下,只觉得阵阵头晕,全凭意志力支撑著,才能继续跑下去。

静芸哭得满脸都是泪,深怕阿震会因为失血过多,昏死在山路上。就在这个时候,一辆消防车出现了,没等两人拦车,驾驶就紧急把车子停下来。

「江震,怎么回事?」成大业从车上跳了下来。「向荣说,静芸没回到家,你也跟著不见了,镇上的人现在全都在找你们。」「她肚子在痛。」江震喘息著,抱著静芸上车。「载我们去医院,快!」见静芸哭成了泪人儿,江震又满身是血,成大业二话不说,立刻打开消防车上的消防灯,用最快的速度在山路上回转,然後踩下油门,直冲下山。

一路上,江震的手阵阵抽痛,却不肯放下怀里的妻子。

「放心,没事的,医院马上就到了,你别怕,乖,你不会有事的,我不会让你有事的,你还要陪我很久很久的,你绝对不会有事的。」他不顾自己身上和手臂的疼痛,一次次温声低语,重复著同样的话。

成大业在旁听得心惊胆跳,真不知道江震这些话,是在说给静芸听,还是说给江震自己听的。

这个干练的学长,在警校里是出了名的冷酷无情。他从未见过,江震如此失控,看来静芸要是真有个三长两短,江震肯定也会崩溃。

成大业一边开车,一边用无线电通知医院。一等到离开山路,他立刻将油门踩到底,消防车呼啸飞驰过镇上,所有人车皆自动让行。

几分钟之後,消防车已经到达医院。

急诊室里的医生和护士,老早准备好等在门外。一见消防车到了,他们立刻推著病床,迅速上前。

江震却不让任何人帮忙,自己抱著静芸下车,将她放到病床上。他的脸色,远比妻子更苍白,全身的衣服,老早被鲜血染遍了。

「你们还愣著干么,快看看她啊!」他暴喝著,眼里透著焦急。

几位护士和医生,连忙推著病床,往急诊室里走。江震一路陪在旁边,还弯腰抹去她脸上的泪。

「嘘,不要哭,我会陪著你的,别怕。」

「不要,你别陪我,快让医生看你的伤……」她哭著直说,肚子在痛,心也在痛。

「我没事的。」他紧握著她的手,坚持不走。

急诊室里,护士们打点滴的打点滴、擦血的擦血、消毒的消毒,混乱之中,医生试图要人带开江震去止血,他却坚持不离开,非要等在一旁,守护著她。

好不容易,直到医生跟他保证,孩子有保住,她的情况也已经稳定下来,江震才松了一口气,整个人放松下来。

下一秒,他眼前忽地一黑,高大的身躯颓然倒下。

幸奸,站在旁边的医生,及时抓住了他,才没让他摔到地上。

「阿震?阿震!」静芸急得哭了出来,猛叫他的名字。

「我没事……」他睁开眼,摇了摇头,因为大量失血而全身无力。

看著她满是泪痕的脸,他想抬起手,抹去那些泪,但是过度疲累的两手,已经无力抬起。

他只能开口,用最虚弱的声音说道。

「我爱你。」

「我也……我也爱你……」她哭著说。

等了又等、盼了又盼,她终於从他口中,听到她梦寐以求的话,却万万没想到,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才听见他亲口说出爱她。

「别跟我离婚……」他用尽最後一丝力气,挤出这一句。

「奸!我不跟你离婚了……阿震……阿震!」

他昏过去了。

「他失血过多,推他进手术室输血,快!」

医生一边下命令,费了好大的劲,才把他的手从她手上扳开,让他躺到另一张病床上。

没过多久,昏迷不醒的江震,就被推进了手术室。而静芸,则是被转进病房里。

她担忧得无法呼吸,躺在床上等了好久好久,不断祈求上苍,保佑江震也能平安无事。

她不再有怀疑、不再有迷惑。当他连命都可以不要,即使满身是血,也要抱著她下山时,她已经明确的感觉到,他真正的心意。

江震爱她。

就算他在昏迷前,没有说出这句话,她也能明白他的情意。

向家的人陆续赶到,连成大业与陈志明也进病房来,问了她一些事情经过。她把知道的全说了,然後继续祈祷、继续等待。

两个小时後,医生才又过来,告知她江震的状况。

「江先生腰侧有道撕裂伤,身上也有多处刀伤,造成失血过多。不过手术状况很好,你可以放心。」医生说得很仔细。「还有,他的两只手因为长时间抬举重物,所以肌肉痉挛拉伤,我已经给了他肌肉松弛剂跟止痛药。」悬宕在心口的大石,这时才落了地。静芸松了口气,却忍不住又问:「我可以去看他吗?」「别担心。大业怕他醒来看不到你会大闹医院,所以建议我们,把你们安排在同一间病房。护上等会儿,就会推他进来了。」「喔,谢谢。」静芸小脸微微红了一红,羞怯的开口道谢。

「不客气。」医生笑了笑。「你好好休息吧,有事再吩咐护士就行了。」「嗯。」她点点头。

医生走了出去,没过多久,护士就推著江震进病房。

他躺在病床上,仍旧昏迷不醒,脸色还是那么苍白。她不能坐起身,却又好想摸摸他,确认他安然无恙、确认他没有抛下她……「护士小姐。」她鼓起勇气,小声开口。「可不可以麻烦你,把我的床挪过去些。」「当然可以。」

瞧见急诊室里头,那惊心动魄的场面,所有人都知道,这对夫妻之间的感情,有多么深重。

护士特别通融,不但将她的病床挪近,甚至还将两人的病床并在一起。

「谢谢你。」她羞红了脸,连连道谢。

「不客气,你们奸好休息吧!」护士笑著说道,一会儿便走了出去。

病房里安静下来,夕阳的金光,透过玻璃洒进病房。她靠在他身边屏气凝神,才听见他徐缓的呼吸。

泪水再度涌上眼眶,她吸吸鼻子,伸出小手,紧握著他的大手,然後靠在他耳边,轻声低语著。

「阿震,你快醒来。」她用最轻的声音说道。「等你醒来,我们就一起回家。」尾声

两年後

摄影棚里头,弥漫著紧张的气氛。

摄影师一次又一次的按下快门,却一次又一次的皱眉。

站在镜头前的静芸,已经笑僵了脸,无论一旁的工作人员,如何卯足了劲,劝她放松心情,她还是指尖冰凉,无法达到导演的要求。

到最後,她不但笑不出来,甚至紧张到哭了。

坐在她腿上的漂亮女娃儿,瞧见妈妈哭了,红嫩的小嘴也一扁,很配合的开始哇哇大哭。母女两人,在镜头下抱在一起,哭得好大声。

导演眼看摄影现场被弄得一团乱,只能呻吟一声,头痛的猛揉额角。

「江太太,请您先平静下来。」

静芸抱著女儿点头,眼泪却还是哗啦啦掉个不停。

这次的平面广告,原本是她相熟的企划部主管,瞧见她的女儿眼儿大大、唇儿红红,皮肤嫩得像刚炊好的包子,可爱得让人好想咬一口,才力邀她参加这次百货公司母亲节的平面广告摄影。

身为母亲的骄傲,让静芸立刻答应下来。她满心以为,可以透过广告,向所有人宣告,她的女儿是多么可爱、多么惹人疼。

只是,万万没想到,一等到开始拍摄,她这个做妈的,反倒紧张得动弹不得。

正当所有人一筹莫展时,高大的身影从门外走了进来,旁若无人的走到镜头』刚。

瞧见江震到场,哭得泪汪汪的一大一小,迅速扑了上去。静芸窝在他怀里,女儿则是抱著他的大腿,像是分配好了似的,一块儿用眼泪弄湿他的衣服。

「呜呜呜,阿震,人家好紧张!人家笑不出来嘛!」她终於放松下来,眼泪却还是掉个不停,边哭边嘟囔著。

事到如今,她才知道,拍广告原来这么困难。

「那就别拍了,我们回家。」江震抱起女儿,揽住静芸,冶眼一扫众人,就要往外走,丝毫没把其他人放在眼里。

碍於他那凌厉的一眼,众人动也不敢动,只能在心里直叫苦。

要是模特儿真的就这么走了,这次母亲节的广告,肯定要开天窗,上层非剥了他们的皮不可!

好在,静芸心肠软,没有跟著老公走人,反倒泪汪汪的摇头。

「不能走啦,我答应人家了。要是现在走了,会给他们添麻烦的。」她靠在他怀里,听著宽阔胸膛下传来的阵阵心跳,紧张的情绪逐渐平复。「阿震,你留在这里陪我们,好不好?」她揉著他的衬衫,小声问道。

「好。」

江震坐在道具椅,把妻女都抱在腿上。

他伸出手指,轻画小女儿脸上已乾的泪痕。女娃儿也不哭了,嘻笑著闪躲,赖进他怀里,舒服的揉啊揉。

「爸爸一来,你就不哭啦?」静芸嘟著嘴,双手圈抱丈夫的颈,看著笑嘻嘻的女儿。

「你不也是一样?」他挑眉,嘴角上扬,微微一笑。

「阿震!」她窘得捶他,羞得脸儿红通通的。

薄唇上,浮现货真价实的笑。江震伸出手,把妻女抱得更紧,用低沈的语调,轻声跟她们说话,逗著她们笑。

半晌之後,当导演再来询问时,静芸终於点头,准备好再度入镜。江震退到镜头外,却没有离得太远,让她们清楚就能看见,他站在那里。

只要看著他,静芸心里就仿佛有蝴蝶飞舞。她一天比一天更爱他,也一天比一天更常看见他凝在嘴角的笑意。

尤其是女儿出生後,江震像是转了性子,变了个人似的。对外,他虽然依旧冰冷、依旧严格,但是回到家中,冰冷的伪装就全部褪去,他是这么疼爱她,也疼爱他们的女儿。

闪光灯闪个不停,静芸却不再紧张,抱著女儿,对镜头露出最灿烂的笑容。

过了半晌,拍摄工作总算告一段落。静芸跟众人道歉後,就跟著丈夫,抱著女儿,甜甜蜜蜜的回家了。

宣传海报的打样,在一个多礼拜後送到。

一看到照片,静芸倒抽一口气,接著卯起来摇头。「不行不行,不能用这张!」企划部主管满脸委屈。「但是,所有人一致决定,这张拍出来的效果最好,所以——」「不行!就算效果最好,也不许放这张。」静芸非常坚持,脑子一转,立刻想到办法反制。「当初签约时,说好了,入镜的只有我跟我女儿,你们不能违反合约。」「但是——」

「你们连底片也要还给我!」她娇声说道,虽然声音甜嫩,表情却十分认真。

企划部主管垂头丧气,收起那张海报打样,答应明天就把底片送来,然後就走一步叹一口气,慢慢的离开了。

静芸坐在沙发上,虽然觉得有些对不起朋友,却又不得不坚持自个儿的立场。

他们没说错,那张照片拍得很好。

事实上,是拍得太好了!

摄影师在江震安慰她们时,偷偷拍下这个镜头。在镜头下,江震的表情好温柔、奸温柔,只要是女人瞧见了,只怕感动得心都会融化了。

这张宣传海报一旦曝光,肯定就会有一大堆女人,跑来跟她抢丈夫!为免夜长梦多,她决定私藏这张海报,不许别人公开。

过了几天,当江震踏进家门时,一大一小按照惯例,用最快的速度趴过来。

「阿震!」娇滴的声音喊著。

「爸!」稚嫩的声音也跟著喊。

他拥抱著她们进门,一抬头,却赫然发现,客厅墙上多了一幅已裱框的全家福照片。

照片里头,他抱著她们。他今生今世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就坐在他怀里,倚偎著他的胸膛。

「喜不喜欢?」静芸问。

「喜欢。」

「我就知道你会喜欢。」她笑得奸开心,牵著他的手,往饭厅走去。「来,吃饭了。」饭菜的香味、柔和的灯光、妻女的笑声,家的氛围包围著他。

这个家,有了他的爱与她的爱,再加上他们可爱的女儿,就让他们再也别无所求。

江震注视著妻子,目光里有著暖意,嘴角有著笑意。

很多人刚结婚时,也不熟悉彼此。是她教导他,爱情与幸福,都是需要学习的。如果没有她,他的生命仍是荒芜一片,他会在冰冷的屋子里,度过漫长的一辈子。

多么庆幸,他遇见了她;多么庆幸,他没有失去她。她是他的天使、他的最爱他的娇妻。

【全书完】

《我的娇妻》无错章节将持续在女生小说网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女生小说网!

喜欢我的娇妻请大家收藏:(m.nsxs.org)我的娇妻女生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封阴 绘星 林视狼顾 美女总裁的最强高手 凌天剑神 权妃之帝医风华 漫威里的德鲁伊 最强军魂 神医无敌 来寻 嗜血毒尊 热血狂神 九转帝尊 巫神纪 万妖之祖 从棋魂开始的无限 无尽神器 益铃诀 都市之全职抽奖系统 独家蜜婚
经典收藏 二嫁豪门,妈咪你别跑 盛世二婚,总裁的神秘妻 灵厨杂役的现代生活 甜妻外嫁,总裁要劫婚 金牌甜妻,总裁宠婚1314 全世界都在等我们掉马 天才萌宝,神秘妈咪 溺宠之绝色毒医 婚色荡漾 综艺巨星从赶海直播开始[娱乐圈] 天价萌宝:妈咪,已签收 当学霸变成花瓶女[快穿] 宠妻入骨:神秘老公有点坏 傲娇帝少,强势宠! 豪门少奶奶:谢少的心尖宠妻 隐婚蜜宠:绯闻影后,你好野! 契约隐婚:学霸娇妻太撩人 恃宠而娇 女王,逼婚了(GL) 福泽有余[重生]
最近更新 当满级大佬翻车以后 伪装学渣 战少,我是你命中的劫 总裁的天价穷妻 给你祖宗打电话 医见钟情 因为我是仙女呀 夫人每天都在轰动全城 甜心嫁一送一:总裁,请签收! 总裁他命不久矣 影后的嘴开过光 控制欲 里面个个都是人才 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医 梦里什么都有 七十年代白富美 好男人培养系统[快穿] 女配拒绝当炮灰 穿成八零异能女 宠妻入骨:神秘老公有点坏
我的娇妻 典心 - 我的娇妻txt下载 - 我的娇妻最新章节 - 我的娇妻全文阅读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